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内市场

穿皮草该不该被讨伐-这场争论或许永远没结果【今日信息】

2019-03-26 12:36:56
意大利奢侈品牌Fendi曾经将镶着24K黄金的貂皮大衣送上T台,但即使按照这个标准来看,7月8日举办的高级皮草秀仍然可以说是一份宣言:这是巴黎高级时装秀上第一个出自主流设计品牌,并且只有皮草的盛会。

 意大利奢侈品牌Fendi曾经将镶着24K黄金的貂皮大衣送上T台,但即使按照这个标准来看,7月8日举办的高级皮草秀仍然可以说是一份宣言:这是巴黎高级时装秀上第一个出自主流设计品牌,并且只有皮草的盛会。

  如果还对“皮草重返时尚”,以及“动物保护团体在这场奢华的战斗中落败”还有存在疑问,那么这场秀看上去将是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  这场秀恰逢Karl Lagerfeld担任该品牌及皮草设计师50周年,但Fendi管理层却对此三缄其口。不过他们也不是唯一这样做的。

  诸如Michael Kors, Jean Paul Gaultier, 以及Moschino的Jeremy Scott等设计师,最近几季也将皮草作为T台明星,纷纷将这一20世纪50年代乡村俱乐部的旧物重塑出时髦、前卫甚至环境可持续的形象。

  但是这些代表中的每一位,都谢绝对针对这个话题发表看法,而其他杰出的设计师、时尚编辑和时尚博主也都表示出了一样的态度。

  这就是2015年皮草有点古怪的状态:这么多的人看上去很乐意出售和展示它,但却没人愿意谈论它。

  “皮草一直都是时尚领域的敏感话题,现在更是,因为消费者们拥有自行搜索并决定要站在什么立场上的能力”,纽约一家奢侈品咨询公司的同名创始人Robert Burke说,“这真的是时尚界一个金钱与道德交织的领域。”

  1996年,在四季酒店,当一位激进分子将一只死浣熊扔到Anna Wintour的午餐盘子里时,皮草似乎将走上与鲸骨紧身胸衣一样的道路。但是二十年后,据芬兰拍卖行皮草世家(Saga Furs)所言,今年在纽约、巴黎、米兰和伦敦举行的436场展示中的73%,都以皮草为特色。

  长期追踪时尚零售数据的英国数据服务商Editd称,尽管许多零售商仍然不愿意触碰皮草,但是与去年相比,商店里皮草外衣商品(包括人造皮草和剪羊毛)的数量自去年11月起增加了74%。

  曾经为包括Kors和Zac Posen在内的众多设计师制作皮草片料的纽约皮草商Nick Pologeorgis说,一旦被委托给专门的部门,皮草就能在百货商店销售的成衣系列中被看到。

  “我们在Otte和Scoop这种年轻人爱去的精品专卖店中销售。”Pologeorgis先生说。

  32岁的Jason Wu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愿意公开谈论皮草的设计师。对Jason Wu这种新生代设计师而言,皮草并非政治宣言,而仅仅是另一种材料,就像羊毛或者丝绸一样,是他施展想象力的画布。

  染色和剃剪技术的进步使得皮草质地得以改善,如今皮草已经成为一种所有季节都适用的面料。例如,在他2016年春季度假系列中,就有一件由剪狐毛和天然狐毛制成的粉色狐毛粉扑大衣。

  但是反皮草团队仍在为此大声疾呼。

  善待动物组织(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)媒体活动高级副主席Dan Mathews提到,年轻设计师被皮草产业极力追捧。他们发起学生设计竞赛,向年轻设计师慷慨的赠与免费标本,并设宴招待。

  “皮草业将精力集中在年轻设计师身上,正如同善待动物组织将精力集中在年轻消费者身上。”他说,“这是一场持续多年的拉锯战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秀场上仍能看到皮草,但是在零售店中却不常见。对于普通的年轻人来说,皮草就像痤疮那样令人向往。”

  根据国际毛皮业协会(International Fur Federation)委托进行的一份研究所示,在全球范围内,皮草是一个超过400亿美元的产业。皮草业想四处宣扬这一事实。尽管国际毛皮业协会并未划分不同地区的需求,但是据拥有英国皮货公司Hockley的Polar集团主席Frank Zilberkweit估计,中国可能占据了80%的市场。而曾经强劲的俄罗斯需求自从最近的卢布危机后不断下滑。[page]

 在纽约,皮草原本是身着宝嘉美貂皮大衣的公园大道贵妇彰显身份的装备,现在则以更休闲和零散的方式涌现,如兔毛厚底靴、狐毛缀饰手包,或者带狼毛装饰帽的加拿大雁绒大衣。

  在某种程度上,这种更广泛的普及是可能的,因为皮草业在努力改变“皮草是没必要的,放纵的,是对自然的一种冒犯”这一认知。

  举例来说,加拿大皮草委员会(The Fur Council of Canada)拥有一个网站furisgreen.com。它推广着这样的理论:来自养殖水貂和野生河狸的可持续生产的毛皮是一种可再生的资源,然而作为人造皮革的石油却不是。该委员会副主席Alan Herscovici说:“当最后的油田枯竭时,就再也没有皮草了。”

  (反对者将这种主张和研究驳斥为“漂绿”。比如2011年,荷兰咨询公司CE Delft就指出,毛皮加工相比一般纺织业而言,在气候变化和有毒物质排放方面有着更大的环境影响。)

  皮草业也在努力提高其采购的透明度,这一理念也推动了2010年奥巴马总统签署《毛皮实质存量标签法》。该法案要求,不管成本多少,每一片毛皮原料都须明确说明其品种及原产国。

  Jason Wu等设计师从世家皮草获取皮料,而世家皮草强调其皮草的“可追溯性”,即来自于符合其认证项目的农场。2005年,世家皮草启动了上述认证项目,建立了关于动物健康和饲养状况的最低标准。

  随着关于皮草的对话的增加,这一话题不仅仅是战斗口号了,也成为了一场争论。有的人认为二手皮草是可以接受的,因为那些动物已经死去很久了。

  其他人,包括环保网站Treehugger,看上去愿意小心翼翼的涉足皮草领域——倘若这些皮草来自在公路上被车撞死的、死于自然原因或者作为有害生物而被扑杀的动物。比如英国设计师Jess Eaton的作品,她的兔毛波雷若夹克就是一件标志性作品。

  对于许多人来说,皮草成为了另一个“如何划清界线”的道德话题。正如Jason Wu所认为的,“有的人选择吃素,有的人则不;有的人不使用毛皮,有的人则用。”

  动物权利活动家Stella McCartney使用的是人造皮毛。

  并非所有人都这么乐观,也许是仍旧害怕受到尚未消失的来自动物保护团体的报复。时尚界以外的抗议也许已经渐渐消失,但是像善待动物组织这样的团体又在新的战地发起了战斗,比如社交媒体。

  该团体2013年2月发布了一则颇为恐怖的视频,由女星Olivia Munn旁述,曝光了中国动物皮毛养殖的现状,在Facebook上有超过900万次浏览和8.3万次分享。(根据国际毛皮业协会的数据,中国已经成为皮草的主要来源,2014年仅中国便供应了3500万件貂皮。)

  这些年来,善待动物组织集结了一批有同情心的设计师,比如Stella McCartney, Calvin Klein, Tommy Hilfiger和 Vivienne Westwood,该组织还召集了一批社会名流来支持“皮草之羞”(fur shaming)。Pink 和Ricky Gervais便声援了该组织的反皮草广告片《因时尚偷窃》。

  就在三年前,爱好貂皮的金·卡戴珊在出席某香水发布会时,被一名女观众用面粉攻击。据说,这位女观众对着她大喊“皮草巫婆!”

  当8日Fendi举办这场展示时,活动分子们是否会制造相似的场面,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但是他们面临着不一样的环境了:就连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动物保护活动家McCartney女士,也加入了最近的人造皮草浪潮中。今年3月,在巴黎,她推出了全线都是华丽人造皮草大衣的秋冬系列,可以说是对类皮草事物一个重要的尝试。

  她说,这是一个不易的决定。“这么多年来,我们都着眼于人造皮草。但对于我们改善皮草外观来说,感觉上它从来都不像是正确的信息。”McCartney女士在电子邮件中写道。随着合成材料外观和质地的巨大改善,她说,“我们终于发现了看上去很棒,并且符合我们关于奢侈和残暴的免费时尚理念的东西了。”“对我们而言,最关键的是能够真正抓住奢华与富裕。”McCartney女士补充道。

  如果不是浣熊的话。

试验机防锈包装技术的探讨

电子式钢绞线松弛试验机

PNW-32000电液伺服发动机曲轴疲劳试验系统

关于钢筋弯曲试验机操作及使用方法

WAW-E系列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

JYAW-600kN电液伺服试验机

SHT4106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